西王食品(000639.CN)

西王食品大量“囤金”有蹊跷 销售收入真实性待考

时间:20-10-21 18:20    来源:新浪

西王食品(000639)大量“囤金”有蹊跷,销售收入真实性待考

来源:红刊财经

原创 红刊社

10月20日,西王食品对深交所问询函进行了回复,主要解释了其高存高贷的问题,然而《红周刊》记者发现这背后仍存在诸多疑点待解,比如说其披露的货币资金与营业总成本的比率远高于同行业水平;其账面存在大额资金却仍借债投资项目,承担高额的融资成本,不符合商业逻辑;此外,其销售收入数据还存在勾稽异常的情况,数据真实性令人怀疑。

大量“囤金”有蹊跷

据问询函显示,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西王食品货币资金余额为 21.10 亿元,占总资产的26.45%,有息负债余额为 22.01 亿元(包括长、短期借款、应付债券、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占总资产的27.59%。不难看出,西王食品存在明显的“大存大贷”现象,对此,深交所在问询函中也提出质疑,要求其解释“在货币资金余额较高的情况下维持较大规模的有息负债的必要性及合理性”。

据西王食品在问询函的回复,主要原因有二:一是为提高公司的抗风险能力以应对疫情,采用了维持较高货币资金余额的应对方案;二是为了公司新建30万吨玉米胚芽油项目。

具体来看,西王食品主要业务为食用油、运动营养产品的双主业模式。从其经营活动现金流情况来看,自2017年起,其与经营相关的资金流入额均大于流出额,也就表明其销售资金回流就已经能覆盖日常经营支出,那么其大量“囤金”的意义又何在呢?真的只是为了应对风险吗?

西王食品在问询函中表示,黑芝麻、皇氏集团为其可比公司,2017年至2019年,其货币资金/营业总成本的比率分别为3.89%、54.69%、44.90%,可见,近两年其该项比率是远高于两家可比公司的。2020年上半年,因皇氏集团在年报中表示其货币资金中包含大量的股权款,故其比率虽高,但不具备可比性。与黑芝麻相比,西王食品86.1%的比率,远远超过黑芝麻的13.02%,因此,其资金留存金额是异于同行业水平的。

表1 可比公司货币资金/营业总成本

此外,西王集团还表示,其于2020年8月开展了新建30万吨玉米胚芽油项目,项目总投资额为14.92 亿元,分二期建设,预计于2022年建成。鉴于产能扩张的急迫性,故公司计划前期通过银行借款筹集建设资金。

问题在于,项目建设的资金通常无需一次性投入,而是分阶段看需供资,因此其又为何着急借入数十亿元挂账呢?再者,其账面既然有充裕的资金,同时经营活动的资金链又较为宽松,其为何不先以自有资金投入项目,而是不惜承担高额利息也要借债呢?

据问询函显示,西王食品的借款利率为2.87%、存款的收益率为0.52%,融资成本与存款收益率相差2.35%,也就表明其多付出了不少的资金成本。

西王食品在问询函中表示,为了缓解新建项目的资金压力,其于2020年8月21日发布了非公开发行 A 股股票预案,计划融资12亿元,以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借款。本次认购方为山东永华投资有限公司和王棣,前者为西王食品控股股东西王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后者为西王集团的副董事长。

另外,问询函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西王食品71.07%的货币资金存放于在西王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开立的账户中。这意味着西王食品一边将大量资金存放在集团公司,一边又向集团公司及其副董事长大额融资,这着实耐人寻味。

销售收入真实性存疑

2019年、2020年上半年,西王食品的营业收入分别小幅下滑了2.02%、4.58%,说明其经营表现不佳。而2019年,是因为其此前高溢价收购Kerr公司失利,计提了15.72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导致公司净利润巨亏9.63亿元。2020年上半年,其净利润虽转为盈利1.92亿元,但却同比下降27.1%,其实际经营状况仍未好转。

此外,西王食品业绩向下的同时,还暗藏着销售收入与相关财务数据不匹配的情况。

据年报显示,2019年西王食品实现营业收入57.27亿元(如下表2),其中,植物油收入为25.67亿元,适用于10%的税率,其他的业务收入适用于13%税率,(注:相关产品所适用增值税税率自2019年4月起,分别由16%下调至13%、11%下调至10%),故选择按月分段计算,大致推算出其含税营业收入总额约为64.25亿元。

表2 与营业收入相关的数据(单位:万元)

2019年西王食品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61.49亿元,同期其预收款项减少了2889.43万元,算上该部分后,则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金额为61.78亿元,与同期含税营收相较少了2.47亿元。

这意味着西王食品本期产品的销售并未全部收到销售回款,应当导致经营性债权有所增加,那么其债权变动情况又如何呢?

具体来看,西王食品2019年末的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合计金额为3.6亿元,较2018年末的4.38亿元反倒减少了7847.82万元,一增一减下,这与理论应增加额2.47亿相比,出现了3.25亿元的差额,这表明其当期有3.25亿元的营收没有相关现金流及债权的支撑。

此外,据其年报显示,2019年公司的坏账准备金额为2107.26万元,仅较上期的1605.09万元新增了502.17万元,显然,该差异也非坏账准备影响所致,因此具体情况还需要公司给出解释。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