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定增对象资不抵债 西王食品存贷双高引质疑

发布时间:2020-08-28 16:50    来源媒体:中国网

中国网财经8月28日讯(记者里豫 邓玉蕊)近日,西王食品(000639)(000639)披露定增预案,拟募资不超12亿元,其中10亿元将用于偿还银行借款,剩余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以此缓解资金压力。预案显示,永华投资目前存在资不抵债的情况,且尚有大额诉讼在身。

而令市场感到疑惑的是,此前不久西王食品曾披露拟投资15亿元扩张产能,同时其2019年年报上尚有23.03亿元货币资金。在资金如此充沛的情况下,为何选用自筹资金进行项目投资,却将募资资金偿还贷款?同时,由于大额有息负债带来的利息费用高达2.36亿元,占当年剔除资产减值损失影响后的营业利润 39.43%,西王食品却“眼睁睁”看着它吞噬净利润。

除此之外,此前高溢价收购运动保健品公司Kerr所带来的“恶果”也正逐渐吞噬西王食品。

定增对象资金紧张 西王食品账面资金存疑

8月21日,西王食品公告披露称,拟通过定增募资不超12亿元,其中10亿元将用于偿还银行借款,剩余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以此缓解资金压力。

预案显示,此次的定增对象为永华投资和王棣,其中永华投资为西王食品控股股东西王集团的全资子公司,直接持有上市公司22.62%的股份,是公司第二大股东;王棣是西王集团副董事长。即此次12亿元定增,上市公司关联方照单全收。

但现实却不容乐观,永华投资似乎面临资金压力。预案显示,永华投资目前存在资不抵债的情况,其2019年未经审计的净利润为-8151.26亿元,资产合计8.82亿元,负债合计9.58亿元,远超资产数。还有接近3.39亿元的利息及违约金债务正在诉讼中,其中1.26亿元为控股股东西王集团承担的连带担保责任。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也处于“满仓”质押状态。截至2019年10月26日,永华投资持有西王食品股份244154025股,累计质押/冻结股份合计244125763股,占其所持股份的99.99%。那么,永华投资10亿元自有或自筹认购款从何而来?西王食品并没有对此进行披露。

急于募资补流的西王食品无疑面临着现金流紧张的局面。2019年年报显示,西王食品存有短期借款11.4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流动负债1.36亿元、长期负债10.2亿元,有息负债合计约23.02亿元。同年实现净利润亏损7.52亿元,同比下滑260.52%。2020年一季度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12.08亿元,同比下滑12.68%,净利润同比减少15.44%。

然而在未来经营存在不确定因素的情况下,西王食品却采用自筹资金进行扩充产能。8月16日,西王食品曾披露拟使用自筹资金投资15亿元,新建小包装玉米胚芽油项目用以扩充产能。

为何选用自筹资金进行项目投资,却将募资资金偿还贷款?西王食品董秘王超回复中国网财经采访时表示,此举是从公司经营角度出发,因募资资金到位仍有一段时间,而公司根据市场判断新建30万吨小包装玉米胚芽油项目具备可行性,因此需要先行利用自有资金进行投资。而募资资金到位后,公司仍需留存一部分资金未来进行收购兼并。同时,他并未否认目前公司面临现金流较为紧张的局面。

但除此之外,西王食品账上资金是否如同披露般“富裕”也令市场质疑。资料显示,西王食品2018年、2019年存放在控股股东旗下财务公司西王财务的定期存款分别为9.5亿元和14.1亿元,存放的活期存款分别为1.78亿元和0.9亿元,同期利息收入分别为0.12亿元和0.42亿元,而利息费用却分别高达2.21亿元和2.36亿元。王超对此称,这是由于资金流动造成的短期现象,未来差距将逐步缩小。

事实真的如其所说吗?一方面,西王食品账面坐拥大量资金却未将其用于偿还相关贷款,任由其带来的高额利息费用吞噬利润的做法不符合常规。另一方面,存贷规模几乎相等的情况下,利息却相差甚远,西王食品货币资金是否真的如其披露般“富裕”也令市场怀疑。此前,资本市场中不乏存贷双高的企业,最终却因债务无法兑付而导致“爆雷”。

高溢价并购恶果初显

西王食品如今负债高居不下皆是由于此前的一笔高溢价收购导致。

2016年,西王食品通过现金支付对价收购加拿大运动保健品Kerr公司80%的股权,交易对价为7.3亿美元,折合人民币51.65亿元,该笔收购最终以969.82%的溢价完成。

为了进行该笔收购,西王食品欠下了巨额债务。据了解,西王食品2016年与境外银团订立了借款协议,公司子公司取得境外银团授予的4000万美元的循环借款授信以及2.665亿美元的定期借款额度。同时,还与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农业银行、民生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等金融机构合作为公司提供定期及循环借款以补充日常营运资金的缺口。

然而如此高代价的进行收购却没有如期为西王食品带来业绩增长。

2016-2019年,Kerr的营业收入分别是29.60亿元、29.64亿元、2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60 亿元、3.31亿元,2019年甚至出现巨亏11.15亿元。而西王食品也因为Kerr计提商誉减值损失,导致净利润亏损7.52亿元。

业绩亏损背后,外界对Kerr所售卖产品到底是保健品还是营养补给品的质疑也从未停止。收购当时,外界将此视为西王食品转型保健品领域的信号。而在上述定增预案中,西王食品也称,2016 年公司成功收购加拿大运动营养和体重管理公司Kerr 80%的股权,正式进军保健品行业。

而在年报中,西王食品的产品则被划分为植物油和营养补给品,未提及保健品字眼。根据查询,Kerr公司的三大核心产品Muscletech、Sixstar、Hydroxycut均有线上销售渠道,但目前这三款产品还尚未获得国内保健品销售所需“蓝帽”标志。

此前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投资者最关心的问题之一就是西王食品何时能取得“蓝帽”标志。而没有“蓝帽”标志则意味着不能称为保健品,只能作为普通食品销售,并且不能宣称有保健功能。

“西王既想将其作为保健品销售,但又难以获得资质,只能将其作为营养补给品销售。没有获得保健品资格或许就是Kerr难以在国内大展拳脚的原因”。市场人士对中国网财经表示。这一点在王超的回复中也有所体现。他指出,西王食品内部将营养补给品称为运动营养保健品,公司目前有四款产品正在申请保健品资格。公司希望能够获得保健品资格以增加药店销售的渠道,未来不排除将上述产品作为保健品销售。

但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在回复投资者时,西王食品曾表示该四款产品何时获批尚不确定,但在产品线中所占比例极小。换言之,目前在申请保健品的几款产品对业绩影响不大。

一边是转型艰难,而另一边食用油行业竞争激烈。根据Euromonitor数据显示,2018年益海嘉里旗下金龙鱼的市占率达到39.8%;中粮集团旗下福临门,市占率为13.8%;山东鲁花市占率为6.7%;西王食品市占率为3.5%,远低于其他同行业公司。

同时,2017年—2019年,西王食品营业收入占比中植物油均低于营养补给品,其销售量则分别为221752吨、255170吨、255317吨,从数据来看,西王食品自身的植物油增长也到了瓶颈期。

(责任编辑:赵融)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